国泰价值经典股票(LOF)(160215)

发布日期:2022-01-12 18:06   来源:未知   阅读:

  2013年一季度,资本市场呈现冲高回落走势,1月份低估值银行板块延续去年12月份的表现,多数银行股创出阶段高点,进入2月份,风格转向成长股,医药、环保和电子产业链涨幅居前,而食品饮料、有色、煤炭表现较弱。春节后,经济复苏节奏低于市场预期,房地产调控政策进一步加码,导致市场逐步震荡回落。 本基金坚持价值投资理念,长期配置低估值蓝筹股,经济转型方向看好环保产业,在一季度获得较佳回报。操作上,对一季度资本市场判断为震荡市,政策推出要等到地方政府新领导班子到位,刺激方向来自于城镇化。仓位保持在中性仓位,结构上依旧重点配置在受益经济企稳和受宏观政策刺激的相关行业,如金融、房地产、环保等。

  2012年下半年,中国资本市场在上市公司中报和三季报业绩普遍不佳压力下持续下跌,上证指数在11月份触及1949点全年最低点,12月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稳中求进”为主基调,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确定新型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受此刺激,地产、水泥率先反弹,随后银行股在估值修复推动下单月大涨21.8%,最终上证指数全年上涨3.17%,结束A股连续2年下跌走势。 海外市场,美联储分别在9月14日和12月12日分别推出第三轮和第四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促使全球流动性继续充裕。在宏观经济回升预期下,市场风格切换为大盘价值股,中小市值上市公司补跌为主,弱于市场表现。 操作上,十八大会议后,市场对未来政策担心消除,对2013年经济信心恢复。本组合管理坚持价值投资理念,长期持有低估值价值股,组合保持加仓策略,重仓持有的银行、保险获得较佳投资回报,同时增加配置经济复苏受益的早周期行业,以汽车行业和中游机械行业为主,并保持环保行业的配置,以期在未来全民和政府环保意识提升的过程中受益。整体策略方向仍以政策刺激经济受益的板块为主。

  进入四季度,中国资本市场呈现先抑后扬的走势。10月份披露的上市公司三季报未见好转现象,上证指数在11月份破位下跌,触及1949点全年最低点,12月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稳中求进”为主基调,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确定新型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受此刺激,地产、水泥率先反弹,随后银行股在估值修复推动下单月大涨21.8%,最终上证指数全年上涨3.17%,结束A股连续2年下跌走势。海外市场,美联储在12月12日推出第四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促使全球流动性继续充裕,有色金属价格小幅反弹。在宏观经济回升预期下,市场风格切换为大盘价值股,中小市值上市公司补跌为主,弱于市场表现。 操作上,十八大会议后,市场对未来政策担心消除,对2013年经济信心恢复,组合管理采取加仓策略,重仓持有的银行、保险获得较佳投资回报,同时增加配置经济复苏受益的早周期行业,以汽车行业和中游机械行业为主。同时保持环保电力行业的配置,以期在未来全民和政府环保意识提升的过程中受益。整体策略方向仍以政策刺激经济受益的板块为主。

  2012年三季度,中国资本市场在上市公司中报业绩普遍不佳压力下连续下跌,上证指数跌幅达到6.26%,在9月底并触及2000点后展开反弹。上市公司中报业绩低于市场预期的占多数,反映GDP下行压力下,上市公司业绩也普遍承压。房地产行业在三季度连续下跌,主要是房价上涨后担心国务院进一步调控措施出台。美联储在三季度推出QE3,促使有色金属、尤其黄金板块表现突出,黄金价格最高达到1790美元/盎司。市场整体风格为中小市值上市公司为主,而大盘价值风格弱于市场表现。 操作上,经济震荡下行的趋势尚未扭转,而经济刺激的措施尚低于预期,操作上适当降低仓位,配置防御性行业策略为主。减持机械周期品行业,增加环保配置,以期在未来全民和政府环保意识提升的过程中受益。同时调整医药行业配置,整体策略方向仍以政策刺激经济受益的板块为主。

  2012年上半年,中国资本市场维持区间震荡行情,1、2月市场整体表现强劲,在地产信贷政策微调的带动下,周期类行业出现了较大的涨幅。3月市场回落调整,4月在政策放松预期下再次上升,5、6月在国内刺激政策预期落后和欧债危机深化、美国QE3预期落空后持续下跌。市场风格看,一季度以周期品为主流,二季度切换至消费品和成长风格,个别股票甚至不断创出历史新高,市场分化严重。后期市场持续下跌主要原因是宏观政策不如预期,因此投资者开始担心经济下滑无法阻止。 操作上本基金主要减持了部分短期涨幅大的品种,地产政策及销量的过高预期和基金的普遍超配,可能蕴含地产股短期过热的风险,适当增加了部分超跌的周期股,同时加大了对环保类股票的配置,以期在未来全民和政府环保意识提升的过程中受益。

  二季度,市场又一次经历了大起大落的行情,4月股价经历了一段上升后,5、6月指数经历了持续的下跌行情。市场风格特征也在5、6月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以周期类股票为主的大盘蓝筹股出现了持续的下跌,同时部分消费类股票及小盘成长股却有很好的表现,个别股票甚至不断创出历史新高,市场分化严重。我们判断造成市场持续下跌的主要原因是宏观政策不如预期,因此投资者开始担心经济下滑无法阻止。 操作上本基金二季度主要减持了部分短期涨幅大的品种,适当增加了部分超跌的周期股,同时加大了对环保类股票的配置,以期在未来全民和政府环保意识提升的过程中受益。

  一季度,市场经历了一段大起大落的行情,1、2月市场整体表现强劲,在地产信贷政策微调的带动下,周期类行业出现了较大的涨幅。然而,3月市场却开始了见顶回落的调整行情,并在月末出现了加速下探的行情。调整幅度超出正常技术性调整的力度,短期市场信心受到打击。加上近期市场担心在政府换届过渡期中可能导致宏观政策不明朗,所以A股可能再次进入震荡筑底的行情。操作上本基金一季度主要减持了部分短期涨幅大的品种,目前地产政策及销量的过高预期和基金的普遍超配,可能蕴含地产股短期过热的风险。

  2011年世界经济持续低迷,主权债务危机山呼海啸般地席卷欧洲;国内经济增速也逐季回落,但由于回落速度缓慢、且伴随着几乎贯穿全年的通货膨胀压力,所以宏观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基本全年都处于较紧缩的状态。四季度以来各项经济指标全面回落,通胀压力有所缓解。而为了保障经济顺利实现软着陆,国内宏观经济政策也开始预调、微调,政策方向开始逐步转变。 国际国内诸多的不利因素,压制了A股市场全年的表现,最终A股市场中沪深300指数全年跌幅高达25%,跌幅之大在全球都处于领先水平,与我国领先的GDP增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从行业结构上看,食品饮料、金融保险、房地产和公用事业等行业表现较好,而有色金属、电子、机械设备和信息设备等较强周期性的行业表现较差。 回顾全年的操作,在市场整体估值接近历史底部的情况下,由于基金契约有一定的要求,2011年本基金大部分时间都维持了较高的股票资产配置比例,这也成为净值损失的主要原因。在行业配置方面,本基金全年均保持了在金融和地产行业上的重大配置,并在下半年增加了在医药行业的配置,这类资产损失较小;但同时基金资产中也保留了部分资源类、装备制造等行业,由于这些行业都具有较强的周期性,市场下跌过程中蒙受了较大的损失。在风格特征上,本基金重点强调估值的安全性,对于持续高增长的市场预期往往持谨慎态度,因此组合中基本以蓝筹股为主,对于估值较高的中小市值股票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2011年四季度以来中国经济开始出现了明显减速的迹象,各项经济指标均出现显著的回落,通胀压力有所缓解。而为了保障经济顺利实现软着陆,国内宏观经济政策也开始预调、微调,政策方向开始逐步转变。 然而,证券市场并未受政策微调的提振,反而开始对经济下滑可能导致的企业利润增速下降忧心忡忡。四季度A 股在经历了季度初短暂的触底反弹后,又出现了快速下跌并屡屡创出年内新低,沪深300 指数单季度下跌超过9%。在市场下跌的同时,成交量迅速萎缩,结构也出现了较大的分化。金融、地产等大盘蓝筹股相对抗跌,而中小盘和周期类个股跌幅普遍较大。 本基金四季度由于仓位较高,净值也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跌,但由于在行业上重点配置了金融、地产、医药等行业,相应也减少了部分净值的损失。

  2011年二季度中国经济数据较好,对比通胀压力较大,为了保障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和社会稳定,央行继续保持从紧的货币调控措施,持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和加息后,给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资金周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出现温州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现象。 三季度的证券市场也呈弱势震荡格局,在宏观调控的背景下,上市公司公布的中报业绩超预期较少,市场整体震荡下跌,尤其是中小盘股票由于估值偏高,普遍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回调。而以金融为代表的大盘股,虽然估值很低,但由于市场资金不足和不断出现的融资压力,股价走势也持续低迷。 出于对中小市值公司整体风险的认识,以及遵循基金契约的要求,今年来本基金的股票持仓以价值型大盘蓝筹公司为主,三季度更是将组合集中于低估值板块,重点配置了金融、地产、机械、采掘、化工、医药等传统产业。

  2011 年上半年通胀治理和经济放缓成为影响市场的主要因素,为应对不断加大的物价压力,保障经济持续增长和社会稳定,政府采取了较为严厉的货币调控措施,尤其是存款准 备金率的持续上调,给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资金周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上半年的证券市场也呈弱势震荡格局,在宏观调控的背景下,市场整体震荡下跌,尤其是中小盘股票由于估值偏高,普遍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回调,估值风险有所释放。而以金融为代表的大盘股,虽然估值很低,但由于市场资金不足和不断出现的融资压力,股价走势也持续低迷。出于对中小市值公司整体风险的认识,以及考虑基金契约的要求,今年来本基金的股票持仓以价值型大盘蓝筹公司为主,重点配置了金融、地产、机械、化工、煤炭等传统产业。

  2011 年上半年通胀治理和经济放缓成为影响市场的主要因素,为应对不断加大的物价压力,保障经济持续增长和社会稳定,政府采取了较为严厉的货币调控措施,尤其是存款准备金率的持续上调,给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资金周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上半年的证券市场也呈弱势震荡格局,在宏观调控的背景下,市场整体震荡下跌,尤其是中小盘股票由于估值偏高,普遍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跌,中小盘股票的结构性估值泡沫风险有所释放。 出于对中小市值公司整体风险的认识,以及考虑基金契约的要求,今年来本基金的股票持仓以价值型大盘蓝筹公司为主,重点配置了金融、地产、机械、化工、煤炭等传统产业。

  2011年,为应对错综复杂的经济环境,保障经济持续增长和社会稳定,针对通胀核心问题,两会前后政府采取了较为严厉的价格管制措施。货币政策延续了紧缩趋势,加息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均付诸实施。 一季度的证券市场整体呈震荡向上格局,高端装备制造为代表的机械行业和保障房政策受益的相关周期性行业均出现明显的投资机会。突发事件(日本地震、中东动荡等)对相关行业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此外,在年报逐步公布的过程中,高估值的中小盘股票出现较大幅度下跌,而以银行为代表,被持续低估的大盘蓝筹股在良好业绩公布后出现持续走强。 操作方面,本基金已认识到政府调控的决心,回避价格管控行业,对政策支持的特高压和保障房等相关行业作了重点配置。在保持较高仓位的同时,在结构上重点超配了机械、化工、采掘、金融等行业,对新兴产业相关上市公司的整体高估值持较谨慎的态度,未作重点配置。相反,本基金组合中持有较多低估值的大盘蓝筹股,因而在一季度股市的震荡中适当规避了估值修正的风险。

  2010年房地产调控和通货膨胀问题成为贯穿全年的主题,为应对错综复杂的经济环境,保障经济持续增长和社会稳定,政府采取了较为严厉的宏观调控措施,尤其是货币政策上出现了明显的转向。 2010年度的证券市场整体呈弱势震荡格局,在宏观调控的背景下,市场对与宏观经济相关度较高的周期性行业采取了回避的态度,上证综指全年下跌。与此同时,在2010年政府表达了非常明确的促使经济结构转型的决心,在此基础上,个股和板块行情精彩纷呈。各类中小盘指数普遍创出了2007年以来的新高。行情发展到年末时,一方面以银行为代表的大盘蓝筹股估值几乎达到了历史的最低点,而中小盘股票则出现了一定的结构性估值泡沫。 本基金从8月开始建仓以来,采取了较为稳健的建仓节奏,出于对经济运行持较乐观的态度和对企业价值的认同,整体组合结构较为均衡,并配置了部分银行和地产。目前本基金组合中持有较多低估值的大盘蓝筹股,以抵御政策转换、中小市值成长股过高估值可能修正的风险。基于对国际宽松货币环境及美国经济表现可能超预期的判断,在三、四季度对资源品的投资有所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