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发布日期:2022-01-12 18:06   来源:未知   阅读:

  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开始,歌手张瑶就找到了她在大银幕上的一席之地。如今她的片约越来越多,近日,她就带着《魔都凶音》《大线》、《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三部新片来到了电影频道,做客《光影星播客》栏目。

  “《魔都凶音》的化妆每天都要三个小时,因为那个角色得了一种怪病,脸上要用一种含酒精的底,指甲里都是黑的,整个人都是黑青黑青的,画完妆心情就跌入谷底。”张瑶坦言,这三部电影中的角色差异都非常大,拍摄起来也是各有各的辛苦。“《大线》是吊威亚,以前从来没拍过动作戏,第一天进组就吊了一天,拍完上厕所都疼,跟武行拍打戏胸口垫了很多护垫被一根棍子抽一下,第二天我说话的时候胸口都疼。”

  “《夏有乔木》演的那个角色是非常有料的,韩国的造型师就给我想了很多办法,腰要勒细,穿那种假屁股,上围也要做大,天气又热,就像一个假人一样,拍到晚上都喘不上来气。”张瑶还笑称,《夏有乔木》让她献出了大银幕初吻,“居然献给包贝尔了,我觉得不太公平。他很有经验,拍之前还给了我各方面的辅导,第一条其实特别远根本看不清,他还跟我说你一个专业演员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就非要坚持每条都实拍。”为了拍这场吻戏,张瑶还特别带了牙膏牙刷,“结果我一看包贝尔就在那不停地吃韩国虾条喝可乐,我就开始吃薯片了。”

  张瑶说,如今大部分的年轻观众都不知道她的歌手身份,还记得她曾经唱过歌的人大概都得是七零后了,“我觉得还是唱歌让我更自由,我很想发专辑,看到很多歌唱比赛的节目也特别心痒,但实在是没有时间。反倒是每次唱主题曲什么的时候,都会让我特别兴奋。”说到现阶段的戏路,张瑶也自嘲道:“我拍《致青春》之前本来觉得应该在文艺片的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没想到后来喜剧越来越多,还有人说我是谐星。”未来,张瑶希望能够接更多安静的角色,“我特别想演那种台词不多,但更有表现力的角色。”